• 當前位置:
  • 首頁
  • > 教育科研
  • > 學科建設
 
藏在“仙境”里的折刀
來源:文山州 發表時間:2014-01-08 09:49:01  瀏覽次數:
字號:
張麗均
     周曉楓寫過一篇很好看的散文,題目是《你的身體是個仙境》。感謝她美好的提醒,她讓我懂得了,卻原來,自己的皮囊居然還可以擔得起這樣一個佳妙的比喻。推薦給許多朋友去讀這篇文章,其中一個,正經歷著生命中最灰頹的時刻。她讀后發給我一個哀痛的句子:疼??!我的仙境里藏了一把折刀。

    幾年之后,我不幸被這個句子擊中。一種疼痛粗暴地劫持了我。我對自己說:天哪,原來我的仙境里也藏了一把折刀;只是,它延時來捅我了。

    那些日子把身體交給了銀針。20元,買一筒長長短短的細針。每當那些亮閃閃的針刺入我的身體之前,我總會自語般無助地咕噥一句:消毒了吧?那天,許是忘了消毒,但給我扎針的老中醫卻振振有詞:老祖宗發明針灸的時候有酒精嗎?你聽說過誰感染了?我趕忙知趣地閉嘴。——來吧,老祖宗發明的那種專愛往肉里深鉆的細若游絲的利器。我倒要看看,你究竟有沒有能耐用一種尖銳的痛,擊敗折刀對我身體殘酷的剜割。

   留針的時候可以胡思亂想。想起了美國那個殘疾女作家弗蘭納里·奧康納。上帝在賦予這個女人出眾才華的同時,也無情地搭給了她一樣可怕的疾病——家族遺傳性紅斑狼瘡。這個可憐的女子,從24歲開始,仙境就慘遭嚙噬。在幾乎與世隔絕的農莊里,她只做三件事——生病,寫作,養孔雀。在她創作小說《暴力奪魁》的時候,那把藏在她身體里的折刀也開始跟她瘋狂較勁。她說:我為自己正在創作的小說祈禱,而不是為我的骨頭,我沒那么關心自己的骨頭。她把對疾病的仇恨發泄到紙上,連續發表大量驚世駭俗的作品,一躍成為美國文壇一顆耀眼的明星。奧康納說:一個人如果不生病,那是上帝對他的懲罰。設若這說法成立,那么,這個女子得到了太多上帝的獎賞。我見過一張奧康納在農莊的照片,優雅的她,拄著固定于雙臂的拐杖;她的面前,是兩只如她一般優雅的孔雀。39歲那年,奧康納這只折翅的孔雀飛走了。這個不畏懼仙境里的折刀的女子,與頑疾奮力搏戰了15載,用一支高傲的健筆,和血譜寫出了生命的華章。

    又想到了賈平凹。在接受魯豫采訪的時候,他毫不避諱地談到了自己的肝炎。他向觀眾們透露了一個秘密——每天和自己的肝聊天!肝難受的時候,他會跟它說:你病了,卻還要為我工作,你要忍著點啊。肝好些的時候,他會說:謝謝你??!你這么幫忙,今天我舒服多了。他每天跟藏在自己身體里的那把折刀說這說那,就像殷勤撫慰另一個自己。就這樣,他的肝病居然奇跡般地好轉了!我想,他的肝一定聽懂了他的話語,它不愿枉領了他日復一日的贊美,于是,索性好起來酬酢他。直到今天,賈平凹依然保留著每天臨睡前感謝身體每一個器官的習慣。他以對自己仙境里的折刀超乎尋常的友善態度,神奇地化解了自身的病痛。

    奧康納感謝她的折刀,它在無情地削減她生命長度的同時,又多情地拓展了她生命的寬度;賈平凹善待他的折刀,它在粗暴地掠走了他身體的舒適度的同時,又慷慨的提升了他靈魂的慈悲度。

    很多時候,我們忽略了自己的身體是個仙境;而當折刀突然開口說話的時候,太多人被它銳利的聲音瞬間擊垮。紅塵之中,誰能做到——仙境里飄裊著仙樂的日子,大聲感恩;仙境里游走著折刀的日子,悄聲感恩。像奧康納那樣,把疾病視為上帝特殊的獎賞,不悲戚,不懊喪,攜帶一個美麗仙境,從容走在??闖P碌娜松緹襖?/span>……        ﹙文山州教科所 賀國靈供稿﹚

相關新聞